+
天仙救了亦舒剧
文娱先声
2024.06.13
赞 0浏览 483评论 0收藏 0

作者 雨过云烟,编辑 先声编辑部

 

天仙刘亦菲通过《玫瑰的故事》,再度证明了自己的扛剧能力。

《玫瑰的故事》开播即爆,目前站内热度已经突破30000,创下腾讯视频都市剧热度值最快破30000纪录。截至6月12日,《玫瑰的故事》灯塔市占率达到了12.61%,仅次于《墨雨云间》,后续或许有望反超。

然而,《玫瑰的故事》却与其它亦舒剧有着相似的宿命,同样陷入了口碑两极分化的境地。

亮点基本集中在刘亦菲颜值养眼,36岁演20岁的大学生毫不违和。不少网友留言:“看这部剧你需要看剧情吗?不需要,只需要看美貌就行了”。

槽点则集中在剧情狗血、俗套。剧中,比如项目负责人庄国栋与职场新人黄亦玫见过几次面,就上演了雨中定情的浪漫戏份,妥妥的霸道总裁爱上我套路,熟悉的“琼瑶感”瞬间溢出屏幕。黄亦玫与庄国栋吻戏太过密集的相关话题还冲上了热搜,这部剧也更像是偶像剧,而非都市剧。

不过,在亦舒剧中,传递琼瑶式的玛丽苏爱情,似乎成为了常态。《我的前半生》、《承欢记》、《流金岁月》都难以逃脱琼瑶的叙事陷阱。

那么,当亦舒剧逐渐琼瑶化后,观众究竟想看亦舒还是琼瑶?

绽放的玫瑰,赢麻了

“我再也没见过比玫瑰更像一朵玫瑰的女孩子”,亦舒在原著小说里这样形容黄玫瑰惊为天人的美貌。

这一点在剧中同样有所体现,周士辉对黄振华感叹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孩美成这个样子”。事实证明,刘亦菲的颜值确实撑起了整部剧,只有刘亦菲出演黄亦玫,才能让观众相信所有男人都会爱上她。

不过,美貌同样是把双刃剑,雌竞无可避免。总经理姜雪琼对苏更生说的一番话就揭示了这种微妙的关系,“你招人很难吧,想要她有你的能力,却没有你的野心,还要既能成为我的助手,又不成为你的对手”。

为了削弱雌竞的火药味,《玫瑰的故事》在剧情上适当推进了女性互帮互助的桥段。比如黄亦玫劝关芝芝放弃渣男,姜雪琼成为了黄亦玫的伯乐,为她提供各种晋升机会,苏更生屡次帮黄亦玫善后,并经常在老板面前夸奖黄亦玫……与《我的前半生》、《承欢记》女主过多依赖男人的戏份相比,《玫瑰的故事》着重突出了她力量的作用,满足了观众对于职场精英女性的期待。

剧中,一女四男的爱情设定更是极具看点,但目前来看,比起男女的感情主线,观众反而磕起了黄亦玫与苏更生的“玫瑰酥CP”。#黄亦玫官配#话题冲上热搜后,下面全是苏更生的相关帖子。倘若《玫瑰的故事》后期依然带不动男女CP粉,只能说一女四男的感情塑造得都不成功。

除此之外,这部剧依然没能避免职场都市剧悬浮的通病。比如刚毕业的黄亦玫都能上网查到腾先生在中国大饭店参加舞会,工作多年的老板竟然对此一无所知,着实说不过去。

而且,黄亦玫的人设几乎接近于顶级配置,父母是清华教授,哥哥是建筑公司高管,自己毕业于中央美院,美貌与智慧并存,身边永远不缺优秀的男孩子。观众却只能隔着屏幕遥望着理想中的白月光,无法共情她受到的任何苦难,亦感受不到她作为职场小白,一路升级打怪的励志状态。毕竟,她无需努力,便已拥有一切。

再来看一下剧版黄亦玫与原著黄玫瑰的区别。

原著中,黄玫瑰也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她娇艳欲滴,自负美貌,骨子里却有着一种恃美行凶的“坏”。然而,所有命中馈赠的礼物,都在暗中标好了价格,黄玫瑰一边享受着男人为她自杀、为她离婚带来的成就感,一边却被美貌反噬。失恋远赴国外后,她甚至做起了帮别人带孩子的工作,再娇艳欲滴的玫瑰,也被琐碎的生活磨平了棱角,但这恰恰构成了人物完整的成长脉络。

而在剧版中,则刻意弱化了这种设定,把黄玫瑰的“坏”全部抹掉。

剧中黄亦玫的缺点无非是任性胡闹,喜欢跟男朋友撒娇,但对顶级美女而言,这些根本算不上缺点,过度完美的形象无疑削弱了黄玫瑰的魅力,直接导致了人物过于脸谱化,缺乏可信度。

某种程度上,小说里闪闪发光的亦舒女郎,始终难以在荧幕上被成功还原。

亦舒IP改编,缘何屡次折戟?

据文娱先声统计,亦舒原著小说的豆瓣评分基本集中在7.5—8分之间,但改编的影视作品基本都在6分左右,电影《喜宝》甚至只有3.3分。

“亦舒改编必烂魔咒”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紧紧悬在作品头顶,着实浪费了大量优质IP。

从小说源头来看,亦舒文笔清冷质朴,关键处擅长留白,始终重视刻画人物,弱化情节。比如《玫瑰的故事》原著中,黄玫瑰与庄国栋的爱情不过寥寥几笔,出国后生孩子的片段同样一闪而过。尽管这为改编留出了一定空间,但也极易出现魔改情况,比如剧中庄国栋与黄亦玫大篇幅的吻戏,网友嫉妒得发狂,吐槽彭冠英两集亲了神仙姐姐十五次。

而且,亦舒笔下的女主往往独立洒脱、人间清醒。在她们的世界观里,爱情可有可无,但是工作绝对不能没有。

比如《喜宝》里的姜喜宝就展现出了极强的竞争欲和物欲,“我赤手空拳地来到社会,如果我不踩死人,人家就来踩死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情愿他死,好过我亡”,“我一直希望得到很多爱。如果没有爱,很多钱也是好的。”

从台词来看,喜宝的捞女人设立得很稳,即便她不否认最后爱上了勖存姿,但继承巨额遗产才是终极目的。电影却直接把结局改成了喜宝放弃遗产,这根本就不符合她的行事风格。

此外,《我的前半生》、《承欢记》和《流金岁月》的女主形象同样与原著相距甚远。小说里,罗子君靠着闺蜜唐晶逐渐走向独立之路,结果剧版新增的贺涵仿佛成为了唐晶、罗子君共同的精神教父,麦承欢和朱锁锁在剧中也过度依赖男主解决问题。

在男权思维主导的亦舒改编剧中,无论多么聪明能干的女性,都离不开男性的帮助,这显然不符合观众对于女性独立成长的期待。

目前来看,《玫瑰的故事》在一定程度上让观众看见了女性角色的精明强干,网友甚至在弹幕留言:“想看姜雪琼、苏更生和黄亦玫生活在一起。”由此可见,观众对于女性独美的呼声越来越强烈。在刘亦菲美貌的衬托下,后续出场的男性角色被塑造成为女性提供情绪价值的工具人,似乎也未尝不可。

亦舒小说改编的另一难点则是时代背景。

众所周知,亦舒小说大多写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本身就与当下环境存在“代沟”。而且,故事地点在维多利亚港,改编剧为了迎合时下观众的审美,多数将地点挪到了上海,并将时代定位于当下,植入霸总、职场逆袭等元素,完全脱离了小说语境,反而容易“四不像”。

《玫瑰的故事》也出现了这种情况,这部剧首次将地点选在了北京,还将时间定在了2008年,但大哥大手机、台式电脑、聊天的摄像头,却与办公室的精致装修风格不搭,看上去无比违和。

而原著中的周士辉对玫瑰一见钟情后,与妻子关芝芝离婚,远赴英国留学。剧版则演成了凤凰男打拼多年,总算买下北京房子,结果就因为认识了黄亦玫,果断卖房辞职回老家,十几年的努力化为泡影,完全不现实。

尽管亦舒IP改编屡屡折戟,但随着严肃文学改编热兴起后,亦舒IP依然具有难以替代的价值。只是观众不知何时能等到原滋原味的亦舒剧,也不知何时能看到只有事业脑的亦舒女郎。

从琼瑶到亦舒,折射IP风向流变

目前来看,亦舒剧还是摆脱不了琼瑶剧的影子,《玫瑰的故事》也cue到了琼瑶剧。

剧中,苏更生对黄亦玫与庄国栋的爱情嗤之以鼻,甚至犀利指出:“你以为自己在拍琼瑶剧啊?”这句意有所指的台词,也将亦舒与琼瑶的前尘往事拽到了观众视野。

都说文人相轻,亦舒对琼瑶亦是如此。她曾毫不客气地diss琼瑶作品,“琼瑶写的东西,都是给小女生看的。”

话虽如此,但琼瑶终究要比亦舒早成名了十多年。早在1963年,琼瑶就凭借作品《窗外》一战成名,《还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等作品早已风靡大江南北。

18年后,亦舒才发表了《玫瑰的故事》,之后陆续推出《喜宝》《流金岁月》等作品,亦舒作品彻底出圈则是在剧集《我的前半生》走红之后。

某种程度上,从琼瑶剧风靡一时,到亦舒剧炙手可热,其实折射了观众审美风向的转变。

琼瑶作品多为言情小说,亦舒则主攻严肃文学。在琼瑶的作品里,爱情至上,任何事情都要为爱情让步,典型如网络热门段子:“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可她失去的是爱情啊?”

不过,当时偶像剧正在崛起,年轻人的恋爱意识处于萌芽阶段,琼瑶小说里的唯美爱情着实满足了痴男怨女们的情感投射,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然而,近年来,琼瑶剧却反反复复在赛博审判中塌房,还成为了三观不正的代表。比如《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古灵精怪,胆大仗义,曾经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影视形象。现在的解读,则变成了一个平民女子意外遇见有钱的爹,还被王子爱上,走上人生巅峰。

琼瑶阿姨用小说告诉你,这叫童话,《情深深雨濛濛》里的何书桓更是典型的渣男。

当“反恋爱脑”的情节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影视剧中,观众对“琼瑶式”的甜宠爱情渐渐不感冒了,以亦舒作品为代表的严肃文学更被观众青睐。

《我的前半生》呈现了女性在婚姻与事业中反复拉扯的难题,《流金岁月》则讲述了上海富家女蒋南孙和平民女朱锁锁互相扶持,最终成为莫逆之交的故事。这也是影视剧的进步,双女主的二女争夫桥段,渐渐演变成了“girls help girls”的共同成长。

但美中不足的是,亦舒剧中总是或多或少夹杂着琼瑶的玛丽苏基因,霸道总裁男主总是在关键时刻出现,女性的成长弧光刚刚出现,瞬间便消失殆尽。

其实,无论是琼瑶剧还是亦舒剧,都是时代风潮下恰好迎合观众特定时期审美的娱乐产品。

不过,用琼瑶剧的逻辑爆改亦舒剧,则是亦舒剧最大的悲哀。但亦舒师太应该对此毫不在乎,毕竟,钱到账了。

*本文图源网络,如侵权联系删改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7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