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革《原神》命的《鸣潮》,怎么自己先翻车了?
文娱先声
2024.06.03
赞 0浏览 875评论 0收藏 0

作者 卡卡,编辑 先声编辑部

 

“原末鸣初,新王当立”。

2020年《原神》的上线,深刻改变了二次元赛道格局,这条赛道上也不断有挑战者,试图成为下一个《原神》。

这一次的挑战者,是来自库洛游戏的《鸣潮》。

很久没见过这么声势浩大的造势活动了。常规的开屏广告就不说了,《鸣潮》上线前,库洛游戏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线下宣传,广告牌、地铁站都可以看到他们的大幅广告。

除此以外,库洛在不同国家分别做了不同的主题宣传,比如北美地区的“痛车”公路旅行、韩国弘大的秧秧茶会、日本秋叶原的战斗演示等等。

截图来自北美coser兔团Vlog

在这么卖力的宣传下,《鸣潮》倒也没辜负库洛的希望。上线前一天(5月22日),《鸣潮》登顶全球107个国家免费榜榜首,原本只是说说的“next 开放世界王者”,距离成真似乎仅一步之遥。

然而,5月23号游戏正式上线后,局面急转直下,下载的人虽然多,却不是人人都有氪金意愿。在国内的IOS畅销榜上,公测首日的《鸣潮》排名甚至没打过QQ音乐和爱奇艺,可见花钱的人远比想象中少。脉脉上,甚至还传出了因首日流水不佳,库洛准备进行一波裁员操作的消息。

那么问题来了,上线前颇具爆款卖相的《鸣潮》,怎么自己先翻车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开服首周表现不如预期,是否说明《鸣潮》已经被判处“死刑”了?

国内平平海外香,《鸣潮》站在悬崖边

先来看最直观的“超抖音”。

在国内,一般会以“超抖音”作为衡量一个游戏流水的重要标杆,它指的是在特定时间段内,某个应用或游戏的流水(即付费收入)超过了抖音。像每次《原神》《崩坏:星穹铁道》新卡池上线,就会有人统计该期卡池超抖音超过多少小时。而《鸣潮》别说没超过抖音,甚至排在QQ音乐和爱奇艺的后面。海外市场的畅销榜中,《鸣潮》也没能登顶。

再看点点数据的具体流水数字。开服前四天,扣除平台分成后《鸣潮》在国内的收入不到2000万人民币,按照iOS与安卓端流水通常为1:2的惯例计算,开服首周《鸣潮》的国内收入应该在1亿人民币出头左右。

《鸣潮》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则要远优于国内。

公测第一天,海外双端收入不到80万人民币,5月24日数据迅速爬升到936.4万元,25日更上一层楼,收入达到1596万元。这或许是因为国内二游市场大爆发,已经极大程度地消耗掉了玩家的热情,除非看到玩法上的大突破,否则大部分玩家只是注册个新号尝尝鲜而已。海外市场对于二游的挖掘还存在增量,加之《鸣潮》在动作打击反馈上确实有提升,因此老外们愿意氪金支持。

二手交易价格,则从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款游戏的寿命是否长久。像《梦幻西游》这种已经形成了一套经济系统的游戏,即使外界风云变幻,仍旧是网易游戏倚重的现金牛之一。顺便提一句,《原神》是个特例,因为原号主找回账号过于容易,所以《原神》的二手价格和它的生命周期并不完全匹配。

《鸣潮》的二手账号价格,则让号贩子们度过了惊魂10小时。一般来说,游戏公测开服后,二手市场上会出现这样几种账号等待有缘人:一是靓号,每个玩家都有自己UID号,注册越早数字越靠前。像去年《崩铁》开服时,靓号能卖到好几千块钱,但《鸣潮》并不具备这么多愿意为信仰充值的死忠粉。

二是多金账号,“金”即游戏中的五星角色。《鸣潮》在公测第一天就开了限定卡池,所以有限定角色的账号价格又会稍微高一点。在刚开服时,有限定角色的账号可以卖到275元左右,如果是双金账号则能卖到四五百块钱。到了晚上,这个价格出现了大跳水,单金非限定账号100块都出不掉,一位抽到了三金的玩家把价格从800元一路降到500元才堪堪出手。

二手账号价格大跳水,进一步说明玩家没有信心自己会长期玩下去,所以号贩子卖不动账号,只能靠着打折大酬宾,能赚点是点。

综合来看,虽然海外市场表现亮眼,但《鸣潮》的总体流水还是让人为库洛捏一把汗。

脉脉上有人透露(目前已删),这一次《鸣潮》上线,库洛花了差不多20亿左右来做营销,试图靠着高举快打攻占市场,现在的流水表现能不能cover掉成本还是个问题。

纯“原”不死,尔等终究为妃

为什么声势浩大登场的《鸣潮》,没能登上王座?这当然与游戏本身有着直接关系。

不得不说,《原神》已经成为二次元世界的某种标杆,“蹭”《原神》同样是柄双刃剑。因为有“原味”,玩家天然会关注;同时也因为有“原味”,玩家的评判标准会更加苛刻。

目前关于《鸣潮》的差评,主要集中在人物设计、剧情文案、CV表现、画质性能等方面,或者说除了战斗系统受到好评之外,《鸣潮》几乎被全方位差评。其实平心而论,在一众二游中,《鸣潮》的真实水准并没有那么差劲,算是及格线水平,但因为它对标的是《原神》,所以翻车也在意料之中。

或许有人会说,同样是模仿的产物,《原神》公测时也曾陷入抄袭《塞尔达》的阴云。为什么同样是下模仿棋,像素级对标《原神》的《鸣潮》却没能踩着前辈上位?

一方面,这涉及两个不同市场的问题。《塞尔达》是神作不假,但它的受众主要集中在主机市场,而且还是NS独占游戏。2020年6月,任天堂现任社长古川俊太郎透露,中国市场NS主机持有率为300万台左右,而中国有智能手机的人则将近10个亿。

可以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原神》就是他们接触的第一款开放世界游戏。《鸣潮》则是在《原神》开辟的市场上和《原神》对打,所以作为后继者,《鸣潮》必须做到技术力的碾压,才有取代《原神》的可能。

另一方面,米哈游已经形成了工业化体系,且在文案、技术、建模等方面已经有了一套可以复刻的方法论,而库洛游戏显然还未彻底走完工业化进程。虽然腾讯入股库洛,但能给的帮助很有限。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能看出二者的差别。《鸣潮》与《原神》用的CV(即声优)重合度很高,但玩家发现在《原神》中配得不错的CV,到《鸣潮》却只会棒读、或者全程莫名娇喘。

虽然《原神》总喜欢把好角色分给“自家人”奇响天外的做法也被不少人诟病,但必须承认,找同一家公司配音的好处,是CV的风格统一,对手戏有来有回,而《鸣潮》这边CV咖位不小表现却没跟上,就是因为少了一个经验丰富能够统筹全局风格的配导。

当然,这不是《鸣潮》一家的问题。许多二游厂商都觉得CV配音就是找大牌堆名气,其实真不是这样,角色贴不贴脸玩家能听出来,再好的大牌没有那么定调子的人也是白搭。比如《重返未来1999》虽然用的是全英配阵容,也不妨碍玩家喜欢,因为配的足够贴脸有沉浸感。

除了本身逊于《原神》外,某种程度上,《鸣潮》也属于被群众忽悠瘸了的“受害者”。

已经四岁的《原神》进入了疲软期,最近好几个卡池的销量平平不说,剧情方面也就是无功无过。跟同出米哈游的《崩铁》相比,《原神》的福利也少得可怜,所以玩家期盼能够来一款新游,给米哈游“上点压力”。过去的《幻塔》今天的《鸣潮》,都是这种玩家心理作用下,被捧出来的“《原神》公式对手”。

或者说得更直接一点,大家不是看好《鸣潮》,是希望倒逼《原神》多发福利,所以才出现下载的人超多,但是没人愿意氪金的情况。

更何况,米哈游拥有自己“饭圈”的。即使《原神》已经开始疲软,这些玩家在米家游戏与其他厂商游戏之间,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米家游戏并为其花钱。这不,7月份米哈游的《绝区零》即将公测,这些人会把钱留给谁显而易见。

眼见公测成绩不如预期,《鸣潮》立刻大手笔送抽卡道具及自选五星角色,算是勉强留住了一批处于摇摆期的玩家。但作为二游,想要长期留住人,除了玩法有趣,剧情也得拿得出手。最近《鸣潮》的逃跑将军、雪豹少年等角色纷纷被嘲,库洛更是发布人才招募令,急招文案编剧,但逆风局不好打,而且《鸣潮》目前把男女玩家都得罪了,这逆风局更是难上加难。

对于《鸣潮》来说,也别想着取代《原神》了。目前最好的结局就是像隔壁的《重返未来1999》或者《尘白禁区》一样,吃下某个垂类赛道,把《原神》拉下铁王座这件事还是交给后来者去做吧。

Next开放世界王者,未必就是二次元

有人把《原神》戏称为“万物起原”。因为它,大小厂商开始逐鹿二次元;也因为它,一度无人触及的开放世界,迎来一波又一波拓荒者。

未来等待上线的开放世界游戏不少,大体可分为两类:一是二次元+开放世界,二则是其他类型开放世界游戏。

在二次元+开放世界中,比较值得期待的是《明日方舟:终末地》与《蓝色星原:旅谣》。前者来自与米哈游同为“游戏四小龙”的鹰角,后者则是著名“媚男游戏”《碧蓝航线》开发商蛮啾网络开发制作。

在这二者中,《终末地》或许能给《原神》带来更大压力。因为大部分二游转开放世界后,就会从过去的男性向转型为一般向,女玩家的钱好赚这一点越发被市场所认可。但如今两性情绪对立严重,《鸣潮》上线前,就有人指出库洛游戏对女玩家态度向来轻视,没必要给他们送钱,而《碧蓝航线》属于蛮啾网络的“黑历史”,你说女玩家会不会愿意买单呢?

就像前文所说,《原神》在这个赛道上算是“开山鼻祖”,想要取代它就必须从技术到剧情,都对其呈现碾压之势,才能把玩家夺过来。很多人在《原神》玩了好几年,大小月卡+左一个右一个648扔下去,就算是内容上绝对没过去好玩了,考虑到沉没成本问题,也不愿意轻易改换它家。

再看其他非二次元的开放世界游戏储备,腾讯有基于《王者荣耀》开发的《王者荣耀·世界》,网易则有武侠题材的《燕云十六声》;叠纸科技比较特别,它们走换装赛道,暖暖IP的第五作《无限暖暖》主打换装+开放世界。

除《王者荣耀·世界》以外,其余两款游戏均暂定今年夏天公测,而且开启内测后的口碑都还不错。如果非要说谁能取代《原神》,来自非二次元赛道的游戏或许赢面更大一些。

这几年,二游狂轰滥炸,这条赛道已经拥挤不堪,国内增量空间有限。相反,喜欢玩二游的人对其他游戏并不会全然抗拒,而《燕云十六声》和《无限暖暖》又各有亮点。

前者系出名门,网易本就长于MMO类,武侠游戏是他们的拿手品类,去年的《逆水寒手游》上线势头极猛,长期盘踞畅销榜前三,给网易游戏带来可观流水的同时,更是狠狠打了唱衰“网易保不住老二位置”的人的脸。

今年520发布会上,《燕云十六声》亮相反馈基本不错,唯一的问题是,这种《只狼》类型的动作游戏,对手机操作要求太高。虽然肯定是双端上线,可有时间用PC推日常的人又有几个呢?

《无限暖暖》刚刚结束内测,外界对其也很看好,而且它的优势在于这条赛道上目前没有对手。祖龙的换装游戏《以闪亮之名》虽然也表示要上线新的开放世界玩法,但属于画饼阶段,实测遥遥无期。

这个市场某个厂商一家独大当然不好,但中小型厂商也千万别盲信舆论,真以为自己是“屠龙者”。大环境就是如此,能够终结巨头的,大概率还是巨头,作为中小厂还是找准垂类赛道赚特定人群的钱,方为上策。

像《鸣潮》这一波,既没能给米哈游上压力,玩家也乘兴而来败兴而返,为数不多的获益者,恐怕只有越来越会用棒读糊弄事的CV了。

*本文图源网络,如侵权联系删改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7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