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人”,榜单时代变了
音乐先声
2023.06.09
赞 0浏览 852评论 0收藏 0

近期,小鬼王琳凯频频因惊人发言登上热搜前列。

相比“泰裤辣”的爆梗,其在音综《天赐的声音》中怒怼乐评人梁源更受网友关注。从“我能站在舞台上玩,老师你能吗”到“你管得着吗”、“你改变不了我”。小鬼王琳凯与梁源之间的对抗和争议,其实也是当下年轻人的审美取向与旧有评价体系的碰撞。

这样的态度,也让小鬼在登上热搜之后获得了褒贬不一的评价。 有乐迷认为坚持自我十分“酷”,但也有乐迷直指如若提出改进有利于进步,也是一片好心。

诚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年轻一代强烈的表达已然借由互联网拥有了愈加宽泛的自由度。

这种“自由”也促使诸多新生代音乐人、乐迷逐渐形成一套逻辑自洽的音乐认知与审美体系。而无论批判还是赞美,都更加倾向于看重“本我”的角度。

但回过头来看,这对音乐市场是好事吗?好的音乐又该谁说了算?


“大人,榜单时代变了”

事实上,当代年轻人在音乐上的特立独行,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伴随着流量时代的到来,00后音乐人正在逐渐成为乐坛新鲜血液的主流,他们在音乐创作、态度、审美上,也有了较前辈们更为张扬果敢的反叛感、更加明确的自主性,更注重在音乐作品中传递自我的认同感。

说白了,就是在音乐上赋予一定的自我人格魅力。比如被广泛认为扛起新生代00后说唱大旗的B站UP主Spylent,其凭借出色的Wordplay能力,不管是在个人原创作品还是B站 UP主Cypher中,都具有十分明显的自我个性。

在其大热之作《他在乎(我去世了,然后)》中,更是以“和上帝争论吃多少橘子才能上天堂”的荒谬喜剧感,让乐迷更进一步对Spylent惊艳的Wordplay功底更为深入的了解。


同样的,新生代音乐人强烈的自我意识,也影响到了新一代乐迷对于音乐喜好的选择、表达。 如若将目光放回千禧年前后,我们能够发现:大众媒体时代那套让受众被动接受音乐的传播套路已然不适用。 当下愈加分众的时代,更导向以自我感受为角度去评判音乐的好坏。

老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但很显然,在强调自我主体价值的音乐人、乐迷之间,这套标准并不是十分奏效。

就拿如今正在逐渐丧失权威性的Billboard榜单来说,其早已在不断妥协中放弃过往大比例参考代表DJ播放喜好的电台数据作为作品流行程度排名的参考。而是纳入全球五花八门的平台流媒体播放作为大比例依据,以更多反映受众取向。

就在6月7日,官方还宣布将韩国Melon榜流媒数据算入Billboard全球榜单,进一步加强特定分众的反馈。


这也意味着,不同时代、不同媒介下,每一个音乐圈层实则都有着独立的音乐审美与态度,且与大众流行息息相关。

比如相比于普通乐迷的谴责,同为Rapper的徐真真便大赞小鬼“一直都很酷”。而小鬼背后的粉丝更是鼎力支持小鬼发言,认为经由小鬼演绎的翻唱作品、原创音乐,都是极具其个人风格的佳作,“酷”也是小鬼粉丝所认同的观点。

但同时,这也暴露出,分众时代也令华语乐坛愈加陷入众说纷纭却缺乏真正标尺可供参考的“迷茫阶段”。毕竟,不管是乐评人观点还是粉丝簇拥,汇聚、体现大众反馈的直观表达,依然还是要依靠音乐的“晴雨表”——音乐榜单,来进行正向反馈和价值循环。

可以看到,千禧年前后,包含杂志与报纸在内的各大纸媒榜单、电视台榜单、彩铃下载榜单、KTV榜单等,都曾直观反映出当下大众对于音乐人、音乐作品的市场情况。

进入到互联网时期后,伴随着粉丝的圈层化,打榜则成为了大众与粉丝之间的极限拉扯。音乐平台的收听榜单、视频平台的观看榜单等都成为了例证音乐人认知度的重要工具。

但总体上来看,内地依然缺少相对权威的专业性、大众性的音乐流行榜单出现。毕竟所谓“大众”,也就代表着哪怕是小众亚文化圈层人群,也是大众的一份子。

更何况,随着视频化传播成为主流,当下音乐榜单不仅承袭提供榜单的公信力、数据可视化,以及具备乐迷情感反馈的榜单价值这些基础内容,还被赋予了更具象化的榜单价值。这是精确到每一个圈层乐迷的音乐审美体系。

而真正能够一视同仁大众流行文化、小众亚文化的B站,或许有可能建立一个更具包容性的榜单标准。

我们注意到,在B站近期开启的“新世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设立了让大众能够主动挖掘站内新世代音乐人的“新世代音乐榜”。

该榜单在由专业音乐人参与打分的情况下,结合站内投稿作品在大众喜好中的直观化播放数据、硬币打赏、弹幕量等指标,综合性地将音乐UP主们施以百分制打分标准下的榜单排名。

这一榜单集合专业性、着重年轻人审美的大众性价值,也十分符合B站年轻化为主的用户规模。不少年轻用户都在积极参与推介新世代音乐人,将自己的主体感受分享在音乐视频评论区。

可以说,杂糅古风、二次元、说唱等等风格的B站音乐榜单,也是音乐视频化下年轻人的绝对选择。

不难看出,在注重音乐作品的专业性的基础上,年轻一代讲究强调自我主体性的观念,不仅影响着对待音乐的审美、态度的变化,也正在引起榜单规则的重视。


好音乐到底谁说了算

专业乐评人的审美无法单一评判音乐好坏,那么结合专业性、尊重不同圈层乐迷喜好的音乐榜单,又能够来带来什么呢?不妨来看看B站“新时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这份在6月7日新鲜出炉的第一期“新世代榜”。

首先,正是由于B站拥有体量极大的用户池,且主要集中在年轻一代用户,其站内榜单也反映了站内年轻群体的审美倾向。而其此番推动的“新世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也在如火如荼的赛程期间,并由站内外用户共同参与推选出了目前第一期的TOP100榜单音乐。

有趣的是,此番公开的新世代榜TOP100也带有十分明显的圈层属性。 每一位UP主的作品评论区、弹幕区都能看到某一特定圈层人群的大力支持,并借机为圈层文化进行“安利”。

比如获得第七名的UP主“我只吃晚饭Mia”所戏腔翻唱的《鸳鸯戏》,便是以国风味道浓郁的音乐风格吸引了大批二次元人群、古风爱好者等点赞,目前播放量高达119.4万。

同样的,UP主边靖婷所投稿的416女团戏腔翻唱《精卫》,则由五位戏曲演员跨界演唱,为国风音乐在榜单中再加一分。

而摘得第一期桂冠的UP主“SuperA”,则是将莎士比亚家喻户晓的名诗改编为音乐作品。惊艳的创作也令诸多用户不吝啬分享投币,甚至一度在评论区中出现大量学生群体分享莎士比亚诗句以及对高中时期的怀念。

也正是借歌抒情的情绪传递饱满,才使得用户群体选择为SuperA的播放量添砖加瓦。

这也在“SuperA”的另一首原创作品《给爱扣6的前任写了首歌》有所体现。这首酷似Taylor Swift“为每一个前任写一首歌”的戏谑感,也是以网友们投稿的真实经历为灵感的作品,其唱出面对无言交流只剩“6”的无奈之后也呼吁乐迷不要“恋爱脑”,而要在情感交流中涅槃重生。

这也引发站内用户集体共鸣,于评论区或反思或痛击前任,借由歌曲所抒发的情感宣泄,成功将“Super A”的音乐审美、个性打出了鲜明的标签,她能够以93.98的高分获得新世代榜TOP10第一期第一名,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以说,用户群体的一字一句也在成为反哺音乐人成为创作时的灵感或是素材,这种与众不同的真实经历所透露出的群像感,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滋养音乐人的土壤。

比如以06年女高中生身份活跃在B站音乐区的UP主Vicky宣宣此前发布的《愿望清单》便是用粉丝们在评论区的留言为歌词蓝本进行再创作,也令粉丝在某种程度上体验到“参与音乐创作”的共鸣感,加强了粉丝粘性。

除此之外,虚拟歌手兰音、音乐人阿达娃、歌手黄龄与演员娄艺潇的跨界原创音乐合作等,都在这一份榜单上“梦幻同台”。

其中,以兰音为代表的虚拟歌手在B站上不算少数,这种表演方式之所以受到追捧,其实是因为真人演唱者在”皮套“之下能够全心全意投入创作音乐,而无须担忧演唱时的面部表情、肢体状态甚至黑评等,展现的是真人在虚拟之下带有一定幻想色彩的形象,有着极大的发挥空间。

对于二次元受众来说,不用牵扯三次元行为的虚拟偶像,也就成为了“香饽饽”。

这种从素人到音乐人、艺人,汇聚B站一堂、无分高低的多元圈层,也构建了“新世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的多元面貌,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垂类破圈,也促使站内用户承担“星推官”的作用,助力挖掘到沧海遗珠。

这从侧面也能看出,B站用户极被看重,其多样性和包容性也令不少UP主渴望打破壁垒。而这也有利于在平台推动之外,促进音乐人之间的灵感碰撞,实现原创音乐的进一步发展。

当然,“新世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能够引起音乐人、乐迷主动积极参与这一榜单的建设,也是因为B站此次诚意十足:为音乐人们提供了极具诱惑力的十大Offer,包含百万现金奖励、伯克利音乐学院海外研修、Livehouse专场、草莓音乐节直通车、索尼音乐打造EP等贴合音乐人真实需求的内容。

而B站原由周深、易烊千玺等主流艺人参与的毕业歌、跨年晚会等稀缺资源,也将向脱颖而出的音乐人倾斜。


从商业价值、IP价值等方面,B站为新世代音乐人提供了更多发光发热的机会,也令其能够真正走到公众视野中。而正是由于“新世代榜”的权威公正、十大Offer不遗余力的“直通车”渠道,也将吸引到越来越多的专业音乐人参与。

而一个具备包容性、多元化且鼓励音乐人将自主性发挥到极致的推新计划,也注定会为缺少伯乐、等待时机的音乐人带来足够的养分支撑和成长空间。


结语

事实上,音乐的好坏到底听谁的意见仍然是个争论不休的议题。

不管是乐评人还是音乐榜单的设立,亦或是年轻音乐人在当下特立独行的自我坚持,实则都是代表了某个圈层的音乐偏好。如同一百个人心中便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一般,无分对错,也无关专业。

年轻一代的音乐,就如同他们所展现出来的音乐态度一般,呈现出多元性、圈层化分明的属性。而这代年轻音乐人身上的闪光点,其实也是B站引以为用的基底,即B站并非要做所谓专业性的音乐榜单,更倾向于是更具包容性、尊重年轻人选择与才华的榜单。其内核不在于定义标准,而在于可能性和被看见。

我们也相信,或许在“新世代音乐人计划 · 女生季”的助推下,将吸引有越来越多专业音乐人的加入,她们也将开辟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新潮音乐体系,影响整个行业的音乐态度、塑造全新的审美认知。

本文由作者原创发布于TopMarketing,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 不代表TopMarketing立场。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作者本人。
创作不易,点个赞鼓励作者吧~
收藏 0
0
评论请文明发言,异常行为可能被禁言
2000
全部评论0
一键投稿
营销日历
2024 6
认领材料
*可补充证明材料,比如发布后台截图、名片、认证截图等
*如无其他证明,请点击请点击《认领声明》
+